不准乱改名字

【凌李】不,相信星座(甜一发完)

whatdidfermiparadoxsay:

———私设如山——


1.


  “明诚座今日运势:今天会遇见血光之灾和人生真爱,财运亨通,幸运颜色灰色,贵人星座明楼座。”


  李熏然本来是不太信星座的。


  大概是因为明诚座的当日运势总有一句“财运亨通”和“贵人星座明楼座”,每天复制粘贴非常不专业。


  也可能是因为他活了二十几年,朋友数量可以绕地球八圈,却不认识几个明楼座,一点也不符合吸引力法则这样的自然规律。


  更可能是因为说好了明诚座都是小貔貅,而他的财运一直都中规中矩,买2元的彩票最多中个2元的那种。


  但是现代生活根本逃不开星座这个话题,曾经因为没有看每天早上的运势推送,李熏然在警队里呆一早上都插不进一句嘴。


  “队里来新人了?什么座的啊?”


  “我偷偷看了证件,是朱徽茵座的吧。”


  “果然最近招的都是朱徽茵座。”


  “没办法,朱徽茵座生来就忠诚又靠谱啊。”


  “但是朱徽茵座分男女的,有的时候真是渣男……”


  李熏然刚咬了一口大肉包,眨巴眨巴眼睛。


  一句也听不懂。




2.


  为了证明自己也是个刷微博逛B站的年轻人,李熏然订阅了每日星座运势,刚好会在他每天早上起来刷牙的时候推送。他大概瞟一眼,为了点心理暗示,穿了灰色的衬衫,出了门还能随口跟人寒暄寒暄。


  果不其然。


  等李熏然带人到了医院的时候,一起恶性伤人事件的目击证人刚刚进手术室。他派了一些人去排查走访,另一些留在走廊上等证人出来。


  “诶,”有人拍他的肩膀,“李警官?”


  “韦老师?”李熏然一抬眼。


  他认识韦天舒,一小部分原因是韦天舒给他割的阑尾,更大部分的原因是他无意中得知韦天舒是明台座。


  明诚座和明台座天生就是做兄弟的,李熏然见了他就莫名亲切,后来每次到医院来,都会和韦天舒打个招呼。


  “又出事儿了?”韦天舒眼神往手术室一瞟。


  “是啊,年底了,估计那些家伙都在冲业绩。”李熏然苦笑一下。


  “你别说,还真是因为年底了,”韦天舒掏出手机看看,“喝酒喝到胃出血的,肠道穿孔的,啧啧,你看我这运势,忙成狗。”


  “辛苦辛苦,”李熏然说,“我的运势也准啊,说我今天会遇到血光之灾。”


  “你们做刑警的,自己不去找血光,血光都会来找你。”韦天舒叹口气。


  “您先忙吧,中午一起吃饭啊,这手术一时半会儿还……”


  韦天舒这才想起来,一拍脑门:“对对对,我赶紧去查房了,中午见啊。”


  李熏然目送着韦天舒小跑走远,看了看明台座的运势——


  “明台座今日运势:今天会以身试险,坚持单身,幸运数字1,开运好物墨镜。”




3.


  手术室的灯一直亮着,李熏然和另外两个同事轮换着去吃饭。


  “韦老师!”


  韦天舒摆摆手:“这都吃了八十次饭了怎么还叫韦老师,多生疏啊。”


  李熏然乖乖站定,刚想开口换个称呼叫韦医生,就被旁边走来的一个白大褂抢了先。


  “三牛,”白大褂走路带风,刷刷的,“你一会儿给我拿点药,吃完了。”


  “你还了不起了是吧?”韦天舒白眼一翻,“你吃药你骄傲?”


  “不拿算了,”白大褂瞥到小警察站在旁边,皱皱眉头,“你不介绍一下?”


  “拿拿拿!真不知道上辈子做了什么孽。”


  几乎同时,李熏然灵机一动,脆生生地开口:“三牛哥!”


  韦天舒对于一不小心又暴露了小名而一脸绝望:“凌远,这是李熏然,熏然,凌远。”


  李熏然和凌远握了握手,越想越觉得三牛哥这称呼真好听,真接地气,差点就比得上狗蛋了。


  俩人的工作餐变成了三个人的饭局。


  虽然也是在医院食堂吃饭而已。


  买了饭坐下,李熏然自己嘟囔着:“院长居然不是白胡子老头。”


  “差不多,再过一个月我也就七十岁了。”凌远开玩笑地接了一句。


  这一句之后俩人的对话就一发不可收拾。


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,院长你要过生日了?”李熏然问。


  “下个月尾,还有点时间可以挣扎。”


  “好巧……没想到您也是明诚座……”


  “嗯?什么做?”


  李熏然摆摆手:“没什么没什么,就是星座。”


  “抱歉,我不太了解你们年轻人的东西,”凌远露出一个一字笑,“不过,李警官还真是年轻人里的榜样,三个月前的那起绑架案处理得干净利落。”


  “过奖了,”李熏然笑笑,“其实这种情况,我们以前读书的时候就学过,算是经典案例了。”


  “那你本来读的就是警校?”


  “嗯,就隔壁市的公安大学。”


  “那不是一般人能考上的,”凌远喝了口汤,“我之前也在那边呆过一段时间,你们学校旁边就是医科大吧?”


  “那我们很近啊!说不定以前还碰到过?”


  凌远看着嘴里塞得满满的小警察,笑着点头:“肯定碰到过,医科大东门口的第二家金陵汤包很好吃。”


  李熏然狠狠咽下所有的米饭,一拍大腿:“对对对!比我们学校的好吃了八百倍!”


  全程没机会插话的韦天舒生无可恋:你他妈去医科大做演讲一共就呆了4个小时吃了俩汤包居然还有脸强行说那是一段时间。


  好在明台座生来坚强。




4.  


  一顿饭吃了一个半小时,凌远去开会,韦天舒去改报告,李熏然换班,坐在手术室门口继续等着。


  他看着手机里的号码,到现在都还觉得有点不太真切。


  刚才说到医科大的时候,凌远说刚巧他下个月还会去一趟,到时候给李熏然带汤包回来,于是顺理成章换了号码加了微信。


  他反反复复开屏又锁上又解锁。


  明诚座。


  又是一个明诚座。


  他认识太多明诚座的人了,不知不觉会相信所有明诚座的人确实是有一些共同的特质,比如说,坚韧不拔,爱国爱家,是完美主义者,见到丢下的东西会一拥而上抢着捡。


  他想象了一下凌远见到地上的弹珠也忍不住蹲下去捡的样子,自顾自笑了起来。


  我们明诚座最好了。


  李熏然纤长的手指在屏幕上戳着:“凌院长,汤包带回来可能都凉了吧?”


  没有及时得到回复。


  李熏然这才有心思去搜一搜关于星座的事,明诚座和明诚座到底配不配啊。


  “真·明诚座从不回头看爆炸。”


  “明诚座X明诚座:陪你喝醉的人,是不能送你回家的。” 


  “不是我说哦,明诚座肯定是那种在外面叱咤风云踩点狮子王,然后回了家里就秒边小奶猫,熨熨衣服切切萝卜的那种!”


  “我是赚钱小能手,貌美如花不长肉,精打细算坑萌萌,能打能扛能喝酒。”


  李熏然一边看一边对着号,要说院长是赚钱小能手吧,应该也是。说他貌美如花吧,也是。不长肉吧,也是。精打细算吧,肯定是。就是能喝酒这一点,他不太明诚座。


  他顺手关注了一个知名星座营销号。


  “每一个汪曼春座都有一个黑色笔记本,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会出现在第几页。”


  “萌萌座可以为朋友两肋插刀,如果谈感情,百分百渣男不接受反驳。”


  “如果你觉得桂姨座非常冷漠,那是因为你没有走进他的内心!”


  “亲爱的大姨妈,南田座和明诚座真的没有未来吗?我们南田座也很能打啊!”


  “明楼座:我知道,但是我不能让明诚座以外的人知道。全天下就我们俩知道。


     明诚座:嗯,现在我知道了。


     明台座:我什么都不知道,什么都不想知道,我玩泥巴行不行?”




5.


  凌远开完会之后看见李熏然的消息,不假思索地回道,带回家蒸一蒸就热了。


  李熏然万万没想到是这样的回复。


  他刚才将心比心,明诚座会撩吗?应该不会。要撩那也是工作任务。现在凌远面对他又不是工作任务,没必要撩。


  这太不明诚座了。


  李熏然正在打字,凌远的电话就打了进来。


  “不忙吧?”凌远的声音不急不缓,“我看见你正在输入。”


  这种洞察力,好的,很明诚座。


  “不忙,正在回消息呢。”


  “回的什么?”凌远笑了笑。


  “嗯,我意思是……”李熏然顿了顿,“我也很久没回去过了。”


  凌远把手机装进衣兜。


  他们是天生一对。


  下班之后没见到人,他估计李熏然应该也是带着人回去忙案子的事了,破天荒提早下了班,躺在家里恶补星座知识。


  科学工作者越看越满意。


  他以前从来不相信星座。


  把几十亿人按照十二种标准划分开来,未免太狭隘太笼统。要知道现在性取向都有六十几种了。


  但是今天的凌医生,愿意相信一次神学。




6.


  李熏然大概用了两秒钟接受自己喜欢的人居然不是明楼座的事实。


  然后就开始了医院到警局来回奔波的日常。


  “凌院长,晚上一起吃饭吧?”


  “凌院长,下个月,出发的车票买了吗?真的?那谢谢了啊。”


  “温度应该不会差很多吧?就一个周末,我不拖箱子了。”


  “我到了,已经过了安检了。这边!这边!左边!”


  李熏然挥挥手,看到凌远穿着一身樱花粉推着行李箱走过去。


  一个浮夸的明诚座,李熏然想。


  2个小时的车程,李熏然很久没放假了,就算只是2天,也显得有点小兴奋。为了节约时间,他比平常还起得早,在高铁上吃了早餐,才看到今天的运势推送。


  “我不是故意看的,”凌远有些抱歉,“你今天的运势还不错啊,财运亨通。”


  李熏然瘪瘪嘴:“是啊,我们的运势每天都是财运亨通,但是我从来没亨通过。”


  “你信这个吗?”


  “一半一半吧……”李熏然挠挠头,“远哥你信吗?”


  “我啊……”


  “不对,你不知道星座是什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
  “小屁孩儿,”凌远没忍住戳了一下李熏然的腮帮子,“我信。”


  “啊?”


  轮到李熏然傻眼了。


  严谨的医学工作者会相信星座吗?


  这种,几千光年外的一堆土,一堆氮气和泥巴,会让一个人今天升职,让另一个人今天出车祸死掉吗?


  凌远抖了抖手上的报纸:“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是有联系的,我们都不是单独的存在。每一个决定,不论是我们的还是别人的,都会对这个世界产生细微的影响。更不要说那些体积质量是地球的几万倍的星体了。他们翻个身,地球都能抖三抖,所以为什么不相信呢。”


  “你不觉得是迷信?”


  “有一部分迷信的元素,但是迷信有时候会成为一种文化,这中间的界限只是时间。我觉得星座就像是一个导航、一个而地图,它不一定会告诉你,终点是哪里,结局是怎样,但是可以告诉你前面是山川河流还是峡谷悬崖,要跳要绕,全凭自己。”


  凌远无所谓地笑笑,像只樱花精。他继续无所谓地吃了一把胃药,想,很好,这次装逼简直满分。


  李熏然严肃地配合着点点头:看来是刚刚努力做过功课查过很多资料的。




7.


  等到俩人到了医科大的门口,那家金陵汤包店已经开成了一个美食城。


  不仅是汤包,现在麻辣烫、煎饼果子、手抓饼、炸鸡柳、小火锅、花甲粉、螺蛳粉、烤生蚝都有了自己的小窗口,干净整洁,统一在柜台买单取号等餐,连桌子都是干干净净不反光的。


  李熏然刚开始收敛了一点,买了一份汤包就准备走。


  总之都是凌远的错,不知道为什么凌远买了一堆小吃,自己又吃不下,最后李熏然不得不拔刀相助,救人于危难之中,体现出了明诚座善于善后的优良品质。


  他们回两个学校转了一圈,差不多消化了之后,李熏然跑回去打包了一份花甲粉和一份烤冷面拎回了酒店。


  简单的双人床标准间,凌远在洗澡,李熏然抱着烤冷面看电视看得正起劲,凌远的电话响了起来,还不停地响。


  “有电话!”他对着浴室喊。


  “谁?”


  “三牛哥!”


  “不管。”


  过了一会儿。


  “三牛哥发了新消息!”


  “不管。”


  “又发了一堆!”


  “……”水声停了一下,“密码是986726。”


  李熏然一解锁,发现页面停留在微博上,搜索的关键词是“明楼座”。


  那一瞬间他心里有点垮垮的。可能是真的,每一个明诚座心里都希望有一个明楼座。


  而他不是。


  等凌远洗完澡出来,李熏然站在阳台上抽烟。


  他没什么瘾,只会在理不出头绪的时候抽一根,虽然也没什么用,就是一个心理作用。


  凌远远远看着城市灯光下的小警察,美丽得有些过分。小警察深吸了一口,然后摁灭了烟头,走向凌远。


  ——然后绕过了他,径直往门口走。


  “李熏然?”


  凌远不明所以。


  “我先回去了。”李熏然提了提自己的斜挎包。


  里面还装着他的小白鲸呢。


  “有急事?”


  “算是吧,”李熏然笑着用两只手指划过自己的太阳穴,“打扰了,凌院长。”


  凌远还没反应过来,李熏然提包换鞋拿卡揣手机关门一气呵成。


  真是一点也不勇敢啊。


  其实他也知道,明诚座对于明楼座心里是怎样的执念,但是既然都到了一起出游的地步了,到这时候才反悔,是不是太晚了点?


  李熏然觉得自己走得可潇洒了,反正也才八点多,吃个夜宵唱个K,和大学毕业之后就没见过的同学玩到天亮都行。


  脑子里闪过了八百个计划。


  身后的门一开,凌远一把把他拽了回去。


  ——李警官关门之后一步也没有走。


  因为李熏然刚才拔了卡,房间里一片漆黑。俩人身高相差无几,年长的男人靠得很近,带着沐浴之后的清新香气,手臂环绕在他身体两侧。


  他用鼻尖左右逗弄着李熏然的鼻尖,哑着嗓子问:“为什么要跑?”




8.


  要双床的房间也是很明智的决定。


  毕竟这样就可以有一整张床来放乱七八糟的东西了。


  “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你是明楼座?”


  凌远无奈地把小孩拽进怀里:“我刚知道不久啊,而且不知道你认定了我就是明诚座。”


  “你不是这个月底的生日吗?那就是明诚座。”


  “这个月底是我今年农历生日,你们这些星座不都是按国历来算的?国历是明楼座,向组织发誓,上升星座都是明楼座。”


  李熏然愤愤不平:“懂得还挺多。”


  “我们明楼座特别好,小李警官考虑考虑我吧?”


  “哪好了?”


  凌远摸到手机,一条一条,气沉丹田地朗诵——


  “明楼座:除了明诚座谁也不懂我,你们都没资格懂我。”


  “明楼座:口口声声要整肃家风,其实并没有掌管家庭财政大权[二哈]”


  “明楼座是只要我生气,全天下都给我陪葬我批条子的那种。”


  “全宇宙明楼座最专一,没有之一,不接受反驳。”


  “天生的领导者,绝对的领头羊,对于时局有异常精准的把握,蛰伏良久,一击必胜,自信骄傲,心有天下。”


  “最佳伴侣:明诚座。明楼座与明诚座相辅相成,同为共产星座,既有激情,又有理解,取长补短,牢不可破。据调查统计,99.2879463%的明楼座的伴侣都是明诚座。”


  相信星座。






END








好像忘了点什么……










如何逼疯明台座?


  韦天舒:我打了20个电话发了80条微信100条短信凌远也不回,我能怎么办?我也很绝望啊。








真·END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行行好吧给我一点点评论吧我已经三天没有吃过评论了嘤嘤嘤




全目录:费米的任意门